盘点世界上仍存在的10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死刑处决方式


死刑是一个热点问题,尤其是在美国。尽管美国有超过一半的州仍在执行死刑,但由于法律挑战和药品短缺,执行死刑的频率正在下降。虽然很多国家对注射死刑,可能是一种残忍和不寻常的惩罚,有很多的争论,但从更全球化的角度来看,全球各地都在发生不人道的处决。在国外,对于被控犯有死罪的人,可以判处更痛苦的死刑方式。这些惩罚是在国家层面实施的——或者是极端分子实施的,不过在现代世界中,它们表现出了非常原始的残忍。

注射死刑被认为是最人道的死刑形式,在中国、危地马拉、菲律宾、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美国,都是一种常用的处决方法。截至2018年,美国有31个州批准了注射死刑。注射死刑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被广泛使用,并被认为比老式的电椅和毒气室更有效——这两种方式虽然在美国少数几个州仍是合法的。

2018年8月14日,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处决40年前,枪杀两名出租车司机的凯里·迪恩·摩尔。他是美国服刑时间最长的死囚之一。内布拉斯加州的立法者在2015年废除了死刑,但是共和党州长皮特·里基茨,在2016年恢复了死刑。该州使用史无前例的四种致命药物组合来终止摩尔的生命,其中包括芬太尼。这是该州自1997年以来首次执行注射死刑,也是首次执行死刑。

在美国,伦理辩论和药品短缺阻碍了有计划地死刑执行,而中国则简化了这一过程。作为世界上死刑的领先者,中国使用移动警车执行死刑——这一过程让人想起了被占领的德国使用的“汽油车”。这些类似救护车的车辆提供快速执行死刑。这种快速的程序也允许更有效的器官捐献——中国65%的来自死刑犯,据报道这是一种非自愿捐献。

虽然这似乎是一种过时的做法,但一些地方的囚犯仍然会被绞死。这种情况在包括美国在内的50多个国家都有发生,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和华盛顿州,这种做法仍然是合法的,但很少有人使用。上一次发生在特拉华州,1996年比利·贝利被处决。

这种死亡方式之所以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,可能是因为它成本低廉,效率高,除了一根绳子和一个高台外,几乎不需要什么东西。至今仍有两种绞刑方法存在。

首先,有一种更人道的“长抛”技术——2006年用于处决萨达姆·侯赛因——死刑犯被扔到足够远的地方,当绳子绷紧时,绳子会折断他们的脖子,立即导致死亡。还有另一种更残忍的短抛法,会导致长时间的勒住脖子的状态。

行刑队的概念可能看起来像电影里的情节,但这种处决方法绝不是电影小说。截至2012年,包括美国在内的28个国家仍在使用这种死刑形式,另外还有几十个国家允许普通枪击。

据说,朝鲜根据从国外的视频证据,选择了行刑队的方式。中国之前也用这种方式,不过到2010年的一项法院裁决,认为注射死刑更为人道。

在美国国内,犹他州于2015年重新引入了行刑队作为死刑的一种方法,因为很难获得注射用的药物。2017年,密西西比州也做了同样的事。最后除了俄克拉何马州,这两个州允许其作为最后是手段。

2016年5月,占领军在伊拉克摩苏尔处决了25名被认为是伊拉克间谍的人。这种行为本身对这些组织来说并不罕见,但处决的方式尤其可怕:所有被捕的人都被放入一桶硝酸中。

硝酸是一种无色液体,对人体具有极强的腐蚀性。在执行死刑的过程中,囚犯们被绑在一起,慢慢地放在一个盛满硝酸的大盆里。死刑犯并没有完全浸泡在水中,而是浸入了足以溶解他们器官的液体中,直接导致了痛苦的死亡过程。

伊朗和索马里以使用公开的石刑而闻名。但是,截至2013年,世界上仍有15个国家授权使用该方法。这种原始的惩罚主要针对通奸者,而且几乎普遍适用于经常面临性别歧视的女性。

这种处决方式的一个特别严酷的例子,是13岁的艾莎(Aisha Ibrahim Duhulow)的案件。2009年,艾莎在索马里基斯马尤市的一个体育场,被人用石头砸死,当时有1000多人围观。

这名年轻女孩此前曾报告说,有三名男子侵犯了她,但她最后被控通奸。该地区的民兵很快就抓住了她,并掩埋了她到脖子处。然后50个人向她的头部投掷石头。10分钟后,小女孩被挖了出来,不过在场的护士发现她还活着。于是民兵们又把她放回洞里,继续用石头砸她,直到她死亡。

从高空抛下这种执行死刑的方式,是一种古老的死刑。这种做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60年左右著名的故事讲述者伊索。囚犯们会被推下悬崖或大型建筑物,随后一头栽下去。

就在2016年,伊朗还被怀疑使用这种的方法来惩罚和同性恋。甚至有的恐怖组织还因制作宣传视频将囚犯推下高楼而闻名。囚犯摔落后,还可能被石头砸死。

电椅是美国独有的装置。而美国以外唯一使用过这种武器的国家是菲律宾,不过菲律宾于1976年停止使用这种武器。截至2018年,美国有9个州允许在注射违宪的情况下,使用电椅:阿拉巴马州、阿肯色州、佛罗里达州、肯塔基州、密西西比州、俄克拉荷马州、南卡罗来纳州、田纳西州和弗吉尼亚州。

电椅在1890年首次被使用,这是一种相当现代的发明,以21世纪的标准来看,这种方法被认为是粗鲁和野蛮的。由于在主要的执行方法中使用的药物短缺,因此考虑采用这种替代方法。

囚犯的头和小腿上的毛发会被剃光,以便更有效地传递致命电压。然后把他们绑在椅子上,每隔15分钟给他们施加三次2450伏的电压,目的是让他们的心脏停止跳动。该程序还可以将囚犯的体内温度提高到210华氏度(约98摄氏度)。

毒气室被广泛地与大屠杀联系在一起,但这种死亡工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也一直存在。截至2018年,美国的七个州——阿拉巴马州、亚利桑那州、加利福尼亚州、密西西比州、密苏里州、俄克拉荷马州和怀俄明州——仍然合法地允许通过毒气室执行死刑,尽管它是一种全面的替代选择。

2004年,有消息称朝鲜正在使用毒气进行实验。据称,在该国的古拉格营(Camp 22 gulag),科学家们看着受试者慢慢窒息,同时记录下这一过程。

在传统的死刑中,囚犯被放置在一个钢铁房间里,硫酸、蒸馏水和晶体的混合物会产生一种气体,使他们失去意识,最后停止呼吸。由于这个过程不允许精确测量囚犯的痛苦过程,所以对囚犯来说,这种体验究竟是什么样的还没有定论。

说到斩首,断头台可能是最著名的机器。这种18世纪的法国武器,会迅速损坏囚犯的脊椎,消除所有的感觉,然后迅速切断囚犯的头部——而这主要是由于重力和沉重的刀片。

虽然断头台自1977年以来就没有使用过——法国在1981年宣布死刑为非法,但在世界的一些地区,斩首作为死刑的处决方式仍然发生,不过他们在人道主义做法方面已经迈出了重大的一步。

沙特阿拉伯可能是现代最大的砍头支持者。沙特囚犯会被带到一个公共广场前,有时会被注射镇静剂,然后被人一刀砍死。

2015年,一段视频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,震惊了公众。恐怖组织制作了一部短片,描述了一名26岁的男子——被抓获的约旦飞行员Muadh al-Kasasbeh——被锁在一个笼子里,看起来像是被打了镇静剂。而这名囚犯视频里看起来显然被浸泡在某种可燃液体中,然后被点燃。

2016年12月发布的另一段视频中有两名土耳其士兵,描述了这两名男子在沙漠中被点燃。来自饱受战争蹂躏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目击者报告也表明,这种做法在镜头之外,有很大的发生频率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